官方微信

手機版

專家視角

三農思語 | 柯炳生:什么是三農問題?

2017-8-21 15:06:35     來源:農民日報    瀏覽數:77

編者按:  

大重農務本,國之大綱。三農問題,既是生產問題,也是社會問題,既是經濟問題,也是政治問題,關系到我們每一個人的切身利益。尤其在當今信息化社會,三農問題更是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,例如食品安全、糧食安全、農村土地問題等等。這對提高“三農”問題的關注度和動員全社會力量支農惠農,無疑是有利的。但同時也存在對某些三農話題過熱、過度炒作現象,也有不少認識不清、思辨不明的問題。為此,《農民日報》自本周起將在周三的《觀點》版及周六的《三農論壇》版開設“三農思語”專欄,特邀三農問題專家、中國農業大學原校長柯炳生,用通俗的語言,為大家講解“三農問題”,既是澄清認識,亦是交流探討。

三農思語①

柯炳生:什么是三農問題?

連續了14年的一號文件,讓三農問題成為國民話題。于是,在很多場合,經常有人問我:如何解決三農問題?

這是個好問題,顯示了一號文件的效果,讓全民關注起三農問題;這也是個“壞”問題,因為,我無法回答。

通常我會反問:“什么是三農問題?”“就是農業、農村、農民問題啊。”“農業的什么問題?農村的什么問題?農民的什么問題?”“……”通常到這里,對話就止住了。

三農問題,不是一個問題,而是一大堆問題;既彼此糾纏,又非常不同。原因不同,性質不同,解決的路徑和措施,更是復雜不同。提問者期待能用幾句話,三兩分鐘,就說清楚。這哪里可能,否則,還需要連續發14個一號文件?

三農問題內容繁多復雜,不過,還是可以分出類別和層次的。其中最重要的,可以概括為六個方面。

農業,是個產業,農業問題,就是發展農業所要解決的問題,主要是兩個方面——農產品的供給數量和農產品質量(包括質量安全)。農村,是個空間區域,農村問題,就是農村中存在的問題,主要也包括兩個方面——農村的社會公共服務(基礎設施與社會事業)和生態環境保護問題。農民,是個社會群體,農民問題,就是與農民利益直接相關的問題,同樣可以歸納為兩個方面——農民的經濟收入和各種社會權利。把這些問題解決好了,三農問題就大體上解決好了。

有不少人,包括一些有名的學者,認為我國的三農問題越來越突出。理由很簡單:國家越重視的,問題就越突出;都連著發了14個一號文件了,問題還不嚴重?!

這是錯的!我國三農的所有主要方面,都比改革開放前,比起一二十年之前,有了巨大的進步。對此,有足夠的公認數據和事實。一個小例子:我念研究生時,導師說每天可以喝到一瓶啤酒了,表情無比滿足!現在,農民工也不會用這個當吃喝標準吧?

那么,為什么還連著發一號文件呢?最重要的原因,是因為三農問題實在太重要了,影響到整個國家發展和穩定的全局。糧食短缺了,出現禽流感了,影響到誰?是全社會的人;農村生態出了問題,城市同樣難逃其害;農民利益保護不好,城市社會也難以穩定。全面小康和現代化的實現,都離不開解決三農問題這個基礎。很多部門、很多地方、很多有話語權的專家,認識上都不怎么到位,所以,國家要發一號文件,加以突出強調!

同時,按照這種定位要求,三農還有很大不足。具體說,目前的三農問題,具有突出的相對性、局部性和發展性。相對性,是指城市發展太快了,現代化要求提高很快,三農跟不上;局部性,是指總體改善了,但東中西部發展很不平衡,區域內部也不平衡;發展性,是指有些問題,是在改革發展進程中出現的,需要深化改革來解決。例如,改革開放前,城鄉壁壘森嚴,沒有農民工,也就沒有農民工問題。解決現存的各種農民工問題,要靠新型城市化改革,而不是把農民工趕回農村去。

由于有相對性、局部性、發展性,三農問題會長期存在。將來,即使三農問題不再列入一號文件了,其重大意義也不會變。三農問題大獲解決之時,就是全面實現現代化之日。




作者介紹

微信圖片_20170821150815.png

      柯炳生,教授。曾任農業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、中國農業大學校長。長期從事農業經濟與政策研究,有關成果獲國家決策部門重視和采納,曾在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會上做過農業問題的匯報講解,受邀到國際農經大會做大會特邀報告等。

原文出處:農民日報

責任編輯:韓曜航


买足彩胜平负要让球吗